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蔡瀾 | 6th May 2011 | 一般 | (19833 Reads)




調

滿 着,


蔡瀾 | 16th Mar 2011 | 一般 | (10272 Reads)

到的購物中心,都是一些有主題的大廈,杜拜人以為大家什麼地方都沒去過,盡量把世界各地的風景表 現在建築物中。
最豪華的,當然又是水,看誰家門口噴水池建得最大,誰家就是最厲害!有一家人說水有什麼稀奇?屋內溜冰場才 是了不起,他們乾脆搭了一個巨大的高架,鋪滿人工雪,外型看起來像一個傾斜的鐵筒,顧客可以從頂上滑下來。
是時間看看一點民生了,杜拜我上次來拍過《嘆世界》節目,知道有個黃金市場,帶大家去參觀。
再沒有什麼人比中東人更喜歡黃金的,這裡商品林立,都賣金子,手工可精細得很,從俗氣中看見匠人的心思,一條條的頸煉,有些幾斤重,戒指更無數,他們結婚時二十指都要穿滿的。
有一件名副其實的金縷衣,像襯恤一樣可以穿在女士的身上,以金線織成,看樣子並不是很重,手工錢可是貴得不得了。
從黃金市場穿過,就是香料市場,對面則是魚、蔬菜和水果市場。
所有水果,都由外國運到。非洲的西瓜、澳洲的荔枝、臺灣的香蕉、美國的蘋果、歐洲的杏和李。價錢也沒想象中那麼貴,外國人都想爭中東這一塊市場,競爭之下,利潤拉薄。
魚有比目、牙帶、石斑等等,杜拜靠海,漁產豐富,更有大量的馬友,不知香港人會不會打它的主意,輸入當鹹魚來賣?
我舉起相機亂拍一通,上次來拍攝的經驗告訴我,當地小販相當友善,不會給你臉色看,有些還很專業地擺了個「甫士」,任拍唔嬲。
在貧富懸殊的社會中,老百姓還是要過活,從市場的價格,可知豐儉由人。當為旅客,在海底餐廳吃幾百塊美金一餐也行,不然在小販攤中買個薄餅包烤肉,也是一餐,花不到幾個錢。
﹝杜拜之旅.七﹞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12th Mar 2011 | 一般 | (21041 Reads)

消夜很豐富,吃完了就睡覺,是怎麼樣的一間房,等到第二天才 慢慢欣賞吧。
沖涼倒要衝的,浴室中有張沙發,也不知道用來幹什麼,坐在裡面看電視?聊天?或下棋?
洗臉盆分男女兩個,坐廁也兩個,另一個當然不是洗臉用的,雖然是金喉管,但沒有日本電動沖洗那麼先進。
浴缸是巨大的耶古齊噴射式,池邊放着各種哈馬士泡沫澡劑,連浴鹽也是哈馬士產品,製成小方塊,獨立包裝,共有數片。旅館很強調地說這個泡浴是令人腐敗的享受,這當然是針對沙漠的人來說的。
臉盆邊又是各種哈馬士的化裝品,男女各一套,皆為大瓶裝,客人要是第一夜就順手牽羊,翌日服務員也不會放置第二套的。
床邊有用金箔包裝成梨形的朱古力,如果你想再吃一點甜的東西,可得走下樓去拿那三大盒贈品,一盒是糕點,一盒朱古力,一盒各類的蜜棗。
咦,枕頭上的那份小冊子是幹什麼用的?打開一看,原來是枕頭名單。第一頁問客人睡覺的習慣:你是仰臥着的?側身的?或者是趴着睡的?都供應你各種不同的枕頭。第一種睡型配合一個頭部的軟枕和另一個墊腿的薄枕,第二種給你一個硬一點的。如果是趴着睡,給一個撐着肚子的。
絨毛、塑料粒、定型枕、抱枕等等給你十二個選擇,還有給小孩子用的四款。所用的絨毛都以不含鈣質的泉水洗淨,由名廠Muhldorfer製造,保證品質。
床單枕套都是最高質的埃及綿紡織,一切不惜工本。法國人雖說傲慢,但一有大宗生意可做,哈馬士也乖乖地替阿拉伯人在化妝品打上酒店專用的名稱。加上小食、水果、鮮花等等,在外邊買起來,贈品也要一兩千港幣了。
﹝杜拜之旅.三﹞  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11th Mar 2011 | 一般 | (20207 Reads)

進入 Burj Al Arab酒店要經一個關閘,有嚴格的檢查,一般人是不許通過的,連去裡面喝杯咖啡都不行。
渡過一條長堤,就是那家自稱是七八星的旅館了。
大堂在二樓,先抵玄關,舉頭一望,是個像梯田般的建築,一個個大水池中跟着音樂噴水。扶手電筒梯上下,足足有普通樓的三四層高,兩旁各設巨大的玻璃箱,像水族館一樣養着五顏六色的熱帶魚。
再下來看到的也多是充滿水的印象。阿拉伯國家最珍貴的是水,而用水的裝設,最豪華不過,大概住在沙漠的人,看到水即刻笑了出來。
迎客區中,在半夜也有侍者數十名,穿整齊制服,有的拿毛巾,有的拿飲品,還有吃不完的蜜棗,像二枚拇指般大,蜜棗中釀着開心果、核桃、松子等等,不斷地供應。
大堂中當然又有噴水池,各間名牌商店還開着,賣金子的最矚目。至少有兩三個侍者替你拿行李進房間,當地導遊說小費至少給五塊錢美金,但一般住這種酒店的給十塊。這些人都是外國勞工,薪水要是有的話也少得可憐,全靠小費過活。
已經是深夜了,咖啡室中的自助餐還在進行,但我們已不想換衣服,安排了宵夜在房間中吃。
每一層都有一個接待處,各層經理見到客人起身歡迎,小費不給的話,他們也不會給臉色你看,只 作可憐兮兮的表 情。
拿行李、給小吃、送餐飲等等各個侍者不下十多人,小費各位十塊,已花上一百美金,怪不得有人說,再有錢來了杜拜,也變窮人。
房間分上下兩層,樓下餐廳,樓上臥室。侍者拿出一個控制機解釋,一按就能在電視上看到是誰在敲門,保安工作從關閘到大堂、各層樓和房門都做得嚴密,來這裡的客人好像都是綁票對象。
〔杜拜之旅.二〕 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10th Mar 2011 | 一般 | (20747 Reads)

從西貢回 來,睡了一天,翌日到杜拜。
已成為一個熱門旅遊勝地,經部份團友要求,組織了一程。
說到杜拜,第一個令人想起的就是那間帆船形的酒店。說是什麼七星八星,世上哪有這個級數?五星最多。
既然去,不住帆船酒店,怎對得起自己?背包旅行的階段已錯過,如今非最好的不行。帆船也最貴,普通房一萬五千港幣一晚,皇家套房十二萬港幣,我們訂的望海套房也要一萬七千五了。雖然可以住其它旅館,但像是失去遊玩杜拜的意義,對團友們是說不過去的。
機位的配合可是頭痛事,別說頭等,直航的各航班,商務艙都給一般客人訂得七七八八,最後迫得在曼谷轉機,乘泰航前往,反正新的機場沒去過,又聽聞商店眾多,團友們也樂得有兩三個小時的購物時間,並不抱怨。
飛曼谷兩個多鐘,在機場裡面大吃幾碗魚蛋粉,再花六小時到杜拜,其中有時差,抵達時已是半夜。
到杜拜,不管是什麼護照都要簽證,事前已做好,是電子的,過關時不必填表 。以為在閘口會順利通過,豈知海關人員忽然用英語問道:「你住的是什麼旅館?」
我也不知道正式名稱,回 答說:「像帆船那一家。」
海關人員哈哈大笑:「什麼?你住的是最貴的呀!怎麼只說是像帆船?」
本來就是像帆船嘛,我也懶得解釋了。出來之後,當地導遊說:「那家酒店正式的名字叫Burj Al Arab。」
三個字連起來發音,變成了 Burjalarab。今後如果迷了路,向 的士司機說起來也方便。
從機場到酒店要半個小時左右,杜拜的城市不大,去哪裡都三十分鐘,要是不塞車的話。
﹝杜拜之旅.一﹞  

 (閱讀全文)

Previous 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