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
蔡瀾 | 13th Dec 2007 | 休閒 生活 | (2581 Reads)
    我在前一些時候寫的人物亞里 峇峇,這次也請他出鏡,讓大家看到他的樣子,是不是我形容的那麼滑稽。
   為了點綴,也請了一位韓國女子和我們一塊逛市場。她是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美,但也親切,時常笑,一排皓齒,還是可愛的。
   拍攝前她補,看到她手袋里 有一支東西,又不像口紅,問道:」那是什麼?」
  「噴胡椒的,」她說:「用來擊退色狼,催淚槍政府不通過,這種胡椒噴筒沒受到管制。報紙上一有強姦案的新聞,所有女人都涌去店里 購買。」
  「有這種專門店嗎?」
  「愈開愈多了。」
  「還有些什麼貨物?」
   她又從皮包 拿出一個像手榴彈的東西出來,我問道:「會爆炸的嗎?」
   她笑得花枝招展:「怎麼可能?沒有爆死別人,先把自己炸死。」
「那是怎麼用的?」
   她指着手榴彈中的保險針:「把它一拉,就會發出很尖銳、很刺耳的聲音,附近的人都聽到,就會來救我了。」
  「響個不停嗎?」
  「不,」她說:「把保險針插回 去,又可再用。胡椒噴筒也一樣,可以噴四十次。」
  「還有什麼其他道具?」
  「可真多,數不完。不過還是防不勝防,最好的方法是去學合氣道,有一個陰招,向 男人的陽具一踢,最有效。」
  「但是,如果男人的合氣道段數,比你更高的話,怎麼辦?」
  「沒有辦法。」她又笑:「只可以騙男人說月經來了,或者有愛滋病。」
  「如果他們先戴套子呢?」
   她更笑得大聲:「乘他們戴時,用力扭斷那小雞雞,父母都教過我們。」

蔡瀾 | 5th Dec 2007 | 美食/廚藝 | (2219 Reads)
    除了黃魚和魔鬼魚,我們還拍了「盲鰻」。我上次用文字形容過,這回 可讓大家在螢光幕上看到牠的真面目。
    因生長在深海,只要張開嘴巴就能吞噬浮生動物,所以眼睛退化,變成盲的。跟不必游動,連骨頭也退化了,全身無骨,真是神奇。
   我們去了釜山最著名、歷史最久的盲鰻餐廳,店主把攝影隊帶到海邊去,背着一捆稻草,燃燒起來,就那麼把幾十尾盲鰻拋進火中。烤熟後,一個人分一雙手套,把燒焦的皮大力一拉,整尾白色的盲鰻露了出來。海水有鹹味,不必下鹽,就那麼送進嘴裡,香甜爽脆無比。韓國人都說吃了強精,導演本名已叫阿偉,吃了數尾,偉上加偉,不用去碰偉哥了。
   吃過盲鰻,又去拍硫磺鴨焗南瓜,南瓜的皮已焗得黑色,切開四瓣,肉金黃色,鴨肉則是粉紅,又美又好吃。
   當然少不了海鮮大餐和韓國宮廷宴。早餐,像雪濃湯、解腸汁等等,釜山雖說沒什麼景點,但是對於吃,是令人目不遐及的。
   拍河豚大餐時,要等到九點之後客人散了才 進行。廚子和侍女忙得不得了,一心一意把最好的各種河豚菜拿出來,店主的小開在外國留學,能操流利的英語,也一直陪伴我們,又酒又可樂,獻個不停。
   好歹,拍到半夜十二點才 放工。我們收拾攝影器材要回 旅館,才 看到店里 的人現在才 吃晚餐,韓國人搏命的精神,實在可嘉。
   後來又到一家烤肉店,老闆娘熱情招呼,拿出她媽媽腌的長年泡菜出來,拍完了還留我們下來吃飯。到最後要付錢時,死都不肯收,說這是對釜山的一種榮譽,能光顧已經是給足面子。勉為其難,臨走時把賬單當成小費,塞給侍女們之後逃之夭夭,不然又是糾纏不清,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才 能回 旅館休息。
   工作時間真長,我這個老頭子還頂得住,與我們合作的國內衛視台 的攝影師哇哇大叫,說累死人了。看到這些青年,真是羡慕大陸人的悠閒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