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蔡瀾 | 31st Dec 2008 | 一般 | (1285 Reads)
  「在福岡有什麼東西好買?」這是團友必然的問題。
  「福岡最出名的就是明太子了。」我說:「和臺灣的烏魚子又不同。用鹽腌制過。有些人喜歡把表面燒一燒,但生吃的居多。」
  「我上次來福岡,看到一條街上有好幾家人賣明太子,那一家最好?」
  「福屋。」我回 答。
  不是吃的呢?又要冷門一點的話,可以買一包硫磺粉,九州 的溫泉特別多,把底層挖出來曬 成粉。我上次買了兩包,一包放進浴缸浸,另一包置於貯物櫃。硫磺這種東西連蛇都嚇走,蟲蟲蟻蟻當然不敢來。
  如果要更特別一點,去買佛具吧,福岡的佛具店比其他日本都市多,在我們下榻的OkuraHotel對面,就有一家叫「梅谷佛具店」的,面關於佛 的東西,應有盡 有。記得家父去世後,我來了福岡,便去那 買了一個精美的箱子,簡簡單單柚木製品,帶回 家後把父親的照片擺在 面,加多個香爐,又在花瓶中插上鮮花,品味極高。
  呸呸呸,去死 ,買這些東西幹什麼?如果有人這麼說就太迂腐了,生老病死事,怎麼可以不談最後那一樣?認識愈多,做人愈有信心。人口老化之中,佛具又是一大門生意,腦筋靈活的香港人怎麼不去動它?怎麼只 賣些紙扎麻將?要燒的話,怎麼不多燒菲律賓家政助理,或者北姑二奶呢?
  這次回 到佛具店,見有一種叫「和香古今」的香膏,用白檀、麝香和龍涎香粉調合出來。裝入一個小巧的盒子,再裝錦囊。有紅、黑、金三種顏色,遇到不快的味道時一塗,即生禪味,高雅得很。
  有興趣的話,可直接詢問,地址:大阪市中央區森宮,2-8-17
  Tel816-6941-4787

蔡瀾 | 24th Dec 2008 | 一般 | (1298 Reads)
   由香港去日本九州 ,航空時間只要三個鐘,比曼谷長一點,較星馬更短。一飛過臺灣就到,是個輕鬆的旅程。
   從前沒有直飛福岡的班機,要在台北 等一小時,起飛降落不算,半天已花掉,我覺得特別地遠。二○○七年十月二十八日開始,港龍直航,抵達福岡機場,加多一個鐘的時差,也不過是十二點多,賺了一個下午的購物時間。最妙的,還是和西貢一樣,機場離開市中心只要二十分鐘的車程,一下子就到。
   這次首航,我們抵達時九州 的觀光協會大肆慶祝,在機場派當地水果,兩個柿子四個橘子。我怕酸,留下柿,把橘子送給團友。
   福岡當然比不上東京和大阪,但日本當今的貨物流通做得完善,什麼新東西都運來,可在福岡的三越、大丸等大百貨公司買到,外國名牌店又林立,和去東京沒什麼兩樣。
   本來訂的是河邊的凱悅酒店,但我嫌不夠好,還是堅持住OkuraHotelOkura寫成漢字應該是大藏,但這家人只 用英文名,它在東京的總館,和帝國酒店齊名,有獨特的風格,不是一般新酒店擁有。
   購物也方便,酒店背後有個大商場,再走十分鐘左右就到最熱鬧的天神,等於東京的銀座。團友們放下行李就去衝刺了,大包小包買了,到傍晚才 回 來,洗個澡,去吃晚餐。
    的福岡又變了一個樣子,路旁添了多間的大牌檔,是這個城市獨有。香港為什麼要把這種優良的傳統趕盡 殺絕呢?大牌檔總給我們一個親切的感覺,只要處理得淨,又不阻塞交通,為什麼不讓它生存?
   旅遊局,不是只 放放煙花算數,應該到各地取經。如果能學習福岡,向 政府建議把大牌檔復活,多些雲吞 檔或粥檔,遊客們高興,也能幫助得了市民的生計。這種好處,多做無妨,你說是不是?
﹝九州 之旅.一﹞

蔡瀾 | 22nd Dec 2008 | 一般 | (980 Reads)
   上次到東京,到從前的辦公室懷舊一番,路經京橋,看見一家賣葬禮物品的商店,走進去一看,已不是傳統的神龕之類那麼四四方方,設計得像菲力.史達那麼抽象。真想不到,這種東西也可以時髦起來。
   人口的老化,令這一行有二兆億日圓的生意可做,商人紛紛出奇謀,想分一杯 ,新主意多籮籮。
   其中一個在市中心開了一家,牆壁用琉璃佛像裝設,燈光從後面打出來,莊嚴得很。這麼一排,就排了幾千個佛像,客人可以買一個,把自己的骨灰放入格中,生前做好自己喜歡的葬禮。
   宗教派別,人種膚色都不受限制,大家都能參加,佛像每個五萬二千多港幣,一人份,夫妻合葬,有折扣,賣七萬港幣。
   購入後公司送你一張卡片,可以隨時打開自動門前來供奉,日本人很奇怪,有生前的這回 事,生前自己拜自己。
   顧客多數是單身女性,其中有寡婦,有老處女,有結了婚,但不想和夫家家族葬在一起的女人。
   「這些事最好自己辦好,不然死去,給人家亂搞,想起來都生氣。」這是客人共同的評語。
   葬禮方式也在改變,可以租一個小廳,只 限家族來憑吊死者,中間設自助餐,租金大約十幾萬港幣,家族可以在小房間過夜,名副其實的包吃包住。
   保齡球已不流行,商人把球場買下,做葬禮一條龍生意,賺個滿缽,商品包括白金手煉,可以把親人的遺骨放一塊進去。
   一有競爭,就得減價了。當今的葬禮愈來愈便宜,有的一兩萬港幣已經全部搞掂,而且還會帶 客人先看看綵排 。
   「我們的生前的生活方式,自己決定。為什麼死去方式,要別人決定?」顧客常那麼說。

蔡瀾 | 20th Dec 2008 | 一般 | (1826 Reads)

   在一九○三年,有個記者冒大雨,到幽默大師馬克 .吐溫的家做訪問,得到的回 覆,都是吐溫曾經說過的話,一點新意也沒有,記者氣餒。
   「我是反對訪問的。」馬克 .吐溫說:「對一個政客來說,訪問是無價之寶,他想博宣傳。但對一個靠寫作為生的人來說,想要他發表免費意見,那簡直是一件不公平的事。」
   吐溫當然說得對,做了訪問最多只 賣多幾本書,但的確是浪費作家的資源。馬克 .吐溫說這句話時,一點也不臉紅,雖然他也說過:「人類是唯一一種會臉紅的動物,他們需要臉紅嘛。」
   不知不覺,倪匡兄回 歸香港,已經兩年,在這段日子他做過無數的訪問。張敏儀問他:「有沒有錢的?」
   「一毫子也沒收到。」他說:「有時會送你一塊水晶雕的牌子,放也不是,丟掉也不是,真是哭笑不得。」
   「做訪問,應該收錢的。」陶傑說,那天查先生請吃飯,提起了這件事。
   「是的,」陶太太贊同:「家那麼多塊,而且不是水晶,塑膠做的。」
   大家都笑了,我向 倪匡兄說:「要是你開不了口,我來替你收好了,我做你的經理人。」
  「要錢來幹什麼?」他問:「夠吃夠穿就是了,我沒所謂,反正有一張八達通,要去那都行。需要乘的士的話,倪太會給我三十塊港幣。」
   說得真可憐,大家都同情他。話題一轉,說到股票會不會跌?倪匡兄說不會,張敏儀說會,打起賭來。
倪匡兄掏出腰包,有一千兩百塊。
  「嘩,你有那麼多錢,還說祇有一張八達通!」大家罵他。
   倪匡兄笑笑:「那是倪太給我坐的士我改乘巴士省下的。」
    眾人才 不相信,他說倪太每天給他三十塊,當然是開玩笑。真正的幽默大師,是我們的倪大哥。

 (閱讀全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