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蔡瀾 | 4th Mar 2009 | 一般 | (1919 Reads)
   臨上機,吃了一頓螃蟹全宴。餐中有碗小東西,紫顏色,有些新團友看不出是什麼,吃了叫好。
   「那是螃蟹膏,在門口有得賣,用罐頭裝,不會壞的。」我說。
   眾人搶購,有的買了十二罐,塞進手提行李。到了機場,入閘口照X光機,給查出了,海關人員說:「超過一百克 的液體不准帶上機。」
   剛好給我看到了,我向 海關人員說:「那不是液體,是固體。」
   「裝進罐頭 看不到,當成液體。」
   我沒辦法,向 他說:「請再秤一秤。」
   「標紙上寫 一百克 的。」
   我抓到了把柄,不饒人地:「法律說不能超出一百克 ,這剛好是一百克 呀!沒超出。」
   「但是那麼多罐,就超出了。」
   「法律上說,只要能裝進一個規定的塑膠袋,沒有說能裝多少。」我又找出漏洞。那傢伙抓抓頭,說:「好吧,你裝吧!」
   我拿了透明的塑膠袋,替團友裝,把罐頭外面的那層硬紙包裝拆掉,勉強地塞了四罐進去。
   「其他的裝不了,可不可以拿到外面裝進行李?」太太問。
   我翻譯,海關人員說:「一進來,就不可以出去了。」
   好,我又拆了其他的罐頭包紙,用三個塑膠袋裝住。
   「一人只准帶一個袋子。」海關說。
   「他們夫婦,一人帶一袋。」我說。
   「另一袋不准帶。」他命令。
   「還有我呢?不算在 面嗎?」我問。
   海關人員啞口無言,十二罐螃蟹膏,順利帶走。
   〔九州 之旅.完〕

蔡瀾 | 2nd Mar 2009 | 一般 | (1831 Reads)

   來到別府溫泉區,吃過大餐,安睡一夜。翌日清晨五點多團友還在夢鄉,我已去泡澡。忽然,崩的一大聲,池中的水往上躍。以為沒事,接一連幾次,到底是怎麼一回 事?
   走出,問看門口的老頭,他說:「啊,是地震。別府的地震和其他地區不同,不是左右晃動,而是上下跳的。」
   「怎會那麼大聲?」我問。
   「我們的建築物都做好防震,那是大廈底部的大型鋼鐵彈簧發出來的聲音。別府除了溫泉粉,沒有什麼土產,因為是火山地帶,最多的就是地震,當成手信好了。」他說,我聽了也笑了出來。
   回 房,從窗口 望下,無救傷車,人們也照常在路上行走,若無其事。打開電視,本地新聞有一小段報告有四點三級的地震發生,並非什麼大消息。
   團友們通常睡得遲,今天倒是一早來吃早餐。悲觀派說:「嚇死我了。我馬上跑出旅館,到空地去,但也看不到其他人呀。」
   另一位問:「蔡先生,遇到地震,怎麼辦?」
   「日本人說祇有三個方法:一是站在門框下,因為頭上沒東西掉下。二是躲進浴室,日本旅館的都是一個大塑膠盒子拼成的。三是鑽進桌子底。」
    「有效嗎?」她問,我笑不答。
   「左右搖晃的地震比較危險,上下的比較安全,是不是?」又有人問。
   我不安慰,火上加油地說:「神戶地震也是上下的,結果八層樓震得變成五層,中間的人都被壓死。」
呸呸呸,悲觀派罵說。輪到了樂觀派:「蔡先生的團總有驚喜,加了一個採蘋果的節目,這次送給我們一次地震的經驗。」
   另一位說:「最大驚喜還是我老婆給我的。結婚十多年,這一次因為地震,她才 緊緊抱住我。」

 (閱讀全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