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蔡瀾 | 31st May 2010 | 一般 | (286 Reads)

墨爾本的劉華鏗兄來港,陪他吃飯,談起香港飲品事。
「可樂賣三毛,維他奶才 賣一毛,要多出三倍,貴得要命。」他想起數十年前離開香港時的事:「當今我當然要喝多少有多少,祇是怕糖份太高,喝了發胖。」
我說:「查先生說 Zero沒有糖,美國人賣廣告可以信任,他們要是騙人的話,給人家一告,事情可大。」
「我也喝過,沒有 Diet Coke的健怡可樂那麼好喝。」華鏗兄說。
我答道:「倪匡兄去了三藩市十幾年,一直喝健怡可樂,有一天餐廳里 沒有貨,只 賣普通可樂,他一喝才 知道味道是那麼好,被健怡騙了十多年。哈哈哈哈。」
「香港還有百事可樂嗎?」他問。
「當然,當然,其實是看市場的推廣最初有多強,有些國家百事賣得比可口可樂還要好。我記得小時候在新加坡,說可口可樂可以就那麼喝,但百事要加鹽才 好喝。咖啡店的桌上都擺了一個白蘭氏雞精的空瓶,瓶里 裝着鹽。給客人撒上一小匙,百事可樂即刻沙得一聲大冒氣泡。喝進口,鹹鹹甜甜,感到有點不同。」
華鏗兄聽了想起另一種飲品來:「還有沒有綠寶賣?」
「沒有了。」
「真是可惜,那種味道,不像橙汁,也不像汽水,總之是好喝。」
我也同意:「而且瓶子不大不小,份量剛好。」
「為什麼沒人再出呢?」華鏗兄問:「一定賣個滿堂紅。」
「是的,用回 從前在半島酒店拍的那個小孩子廣告,深入民心。」
「對對。」華鏗兄說:「你快去找當年的老闆或他的子孫,請他們生產,如果沒興趣,把版權賣給我們好了。」
誰做都沒問題,只 希望早點看到小販攤的架子上有一瓶綠寶。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30th May 2010 | 一般 | (364 Reads)

 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9th May 2010 | 一般 | (344 Reads)

倪穗來港時,我一直出門,沒和她吃飯,至到她返美之前一天才 回 來,見了面,問她道:「先生呢?沒在一塊?」
「他也來了,不過人在什麼地方不知道。」倪匡兄這個女兒古里 古怪,又無法無天,被父親叫為毛澤東,丈夫在何處也不管。
毛澤東身材比父親高,但她的先生更高,有六呎幾吧,是位職業潛水員,每天在海底工作,有時一去數十日,我說:「你先生那麼一個大漢,身體健康不健康,也不必問候吧?」
倪穗說:「別看他那麼高大,有病的。」
「什麼病?」
「不能碰到花生,一吃就暈倒。上次來香港,酒店的早餐不知道什麼東西混了一點花生醬,結果搞到進醫院。」
「他人不見,有沒有來電話?」
「電話沒有,在海底怎麼打電話?信倒是天天收到的,而且還長得很。」
「海底不可打電話,就能通信?」
「唔。」倪穗解釋:「海底工程是這樣的,先沉了一個箱,像房子那麼大,裡面的壓力和地面相同,潛完水經過減壓再進去,就能過普通生活,不必每次上來又下去。箱中有一條管道連接地面,寫了信,放進這條管里 就能送上來。」
我又問:「你上回 來說你工作的公司就快倒閉,關了門沒有?」
「股票已經跌得見底了,還開着,我每天朝九晚五還要上班。」
眾人聽到倪穗說朝九晚五依時工作,都不相信,她尷尬地:「有時朝十一到晚四。我當會計,要管整個公司的錢,壓力大得不得了。」
倪匡兄一直在旁邊聽,忍不住地說:「你的壓力有多大?總大不過你先生在海底承受的吧?」
倪穗笑了。眾人問她為什麼會愛上先生的,她說:「就喜歡他的壓力。」 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8th May 2010 | 一般 | (371 Reads)

我一直強調人生祇有吃吃喝喝,這當然是開開玩笑;其實,心靈的慰藉是很重要。
經常鼓勵年輕人多看書,多旅行,這都是精神糧食,這是老後的本錢,可以用來回 憶。
有一本叫《死前必游的一千個地方》,京都是其中之一,但看它的介紹,不過是跑跑「金閣寺」而已,從來不提三島由紀夫有一本書以它為背景,說一青年看那麼美的廟看到發痴,最後要放火把它燒掉的故事。
京都的吃吃喝喝不是每一個外國人都能欣賞,最著名的餐廳叫「吉兆」,但奉上的懷石料理有些人會說好看不好吃,而且吃不飽。我們這回 去,做個折衷,在「吉兆」吃牛肉鋤燒,相信團友們會滿意。
在廟邊吃豆腐,頗有禪意,但上桌時一看,祇是一個砂鍋,下面生着火,砂鍋底鋪着一片昆布,昆布上有幾塊豆腐,讓湯慢慢滾,滾出海帶味和豆腐一塊吃,就此而已,第一次嘗試的人一定呱呱大叫。吃豆腐也得來個豆腐大餐,至少有七八品不同的吃法才 不會悶,但也不能貪心,要是點過十品,之後有幾個月不敢去碰。
我們在京都,其它大餐還有黑豚鍋和京都式的中華料理,和一般的有很大的分別。但京都人始終注 重穿不注 重吃,兩天之後還是移師到大阪,去有馬溫泉浸個飽,到神戶去吃最好的三田牛,返港之前再來一頓豐盛的螃蟹宴。
我們也會到京都的藝妓街周圍散散步,買些吸油的化妝紙,再到一條充滿食物的街去,讓大家帶些乾貨當手信。
此行最少可有抄經經驗的收穫,《心經》不必每句都懂,先入門,先記一記,今後慢慢了解體會。回 來照廟裡的方法抄經,能抄多少句是多少句,不必急着抄完。這時你已發現一切煩惱掃空,那種寧靜,是《心經》送給你的第一份禮物。珍之珍之。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7th May 2010 | 一般 | (293 Reads)

瀨戶內寂聽的一生充滿傳奇,拍戲最為合適,果然電視臺在二○○五年請了宮澤理惠來演她,拍了《女人一代記》系列。
本名瀨戶內晴美,日本人出家能保留自姓,我的好友加藤當了和尚,也沒改姓。寂聽出生於德島市的一個賣佛具的家庭,這大概是與佛有緣的開始,不過當她看破塵世時是想成為天主 的修女,祇是人家不要她罷了。
因為寂聽曾經惡名昭彰,本來在東京女子大學就讀,是個好學生,卻捨去結婚生女,又離婚去寫小說,再大搞男女關係。
處女作《女大學生.曲愛玲》獲得新潮同人志獎,可以一步青雲的,但她又去寫了一本叫《花芯》的,描述一個女子到了東京後認識的各個男人,在當時看來是相當大膽的,被所謂的文學批評者罵她為子宮作家。
其實性愛描寫男作家們早就淋漓盡 致,像谷崎潤一郎寫的性還有點變態,也是文學巨匠,女人為什麼不可以寫呢?
終於,寂聽在一九九二年又寫了《問花》,得到谷崎潤一郎獎,被社會肯定了她的地位。一九九五年又以《白道》這部書得藝術選獎文部大臣獎。
《源氏物語》是日本的歷史愛情文藝巨著,以古文書寫,甚難懂,日本文學有一個傳統,那就是近代作家能夠以他們的看法,用白話文來重寫舊小說,谷崎潤一郎也試過,寂聽也重譯。工作艱難,全二十本,出版後她又得了NHK的放送文化獎。
寂聽又寫了《夏日的終結》,《場所》和《釋迦》等書,當今在佛教的地位為大僧正,這等於是基督教的大主教或樞機主教了。她曾大力幫助因吸大麻而被捕的演員,又時常與提倡死刑廢除者為伍,思想開放。
在德島的母校迎一百周年時,她出錢出力,支持「令君夢想成真一百萬円獎學金」制度,並作一場演講。有人問說她傳記描述的是否是本人經驗,寂聽笑着回 答:「劇中闡述的僅為一小部份而已,其實和更多的男人發生過關係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