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蔡瀾 | 30th Jun 2010 | 一般 | (275 Reads)

古代在宮廷里 雖有些名廚,但都不如當今的,上電視出書,弄到像明星那麼被人追捧,聞名於世。現代廚師身份提高,法國的保羅.巴古斯Paul Bocuse功不可沒,在一九六五年他的餐廳已經得到米芝蓮三顆星,後來《時代》雜誌也以他做過封面。
雖然已被稱為「老派」,但老派的東西實實在在,一點也不花巧,也沒有一般人印象中那麼油膩,對不熟悉或熟悉西餐的客人來說,東西的確好吃。
新派廚子不屑,認為非把碟子畫成圖畫不可,每一分都是小小的,表 演多過味道,但這些所謂的新派,也被分子料理師當成老派了,不過二者的味道都沒有巴古斯做的妙。
昔時去巴古斯餐館,好像現在到西班牙的「老虎狗」朝聖,西方人覺得沒有一家比它更好的;我不知道「老虎狗」有多妙,但要充實吃一頓好西餐,我還是選巴古斯的。
巴古斯今年已經八十二歲了,前些日子光顧,他還是到店里 來巡查,和客人打交道,讓大家拍照留念。已經沒有力量親自煮,但都一道道檢查,他從來沒提起過要退休。
八十歲生日那年,全世界的名廚都集中在摩地卡羅為他祝壽,一共來了八十個師傅,請了三百人,吃足三天,真是天大的面子。
主辦人是另一位法國名廚亞連.杜卡士 Alain Ducasse,他知道巴古斯一向 有美女作伴,就叫了一大團穿魚網絲襪的女郎來大跳特跳,讓他高興得老半天。
最近,巴古斯一口氣又要在東京開四家,香港有很多法國菜館,其實也應該找他,才 能教育一下法國菜的基本是什麼。
為人幽默的巴古斯說:「我已經和米奇老鼠一齊老了,不同的是,他的樣子永遠不變罷了。」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9th Jun 2010 | 一般 | (384 Reads)

團友返港後,我繼續找新的旅遊點,因為馬來西亞西海岸的海水已受污染。印象之中,東海岸還有見底的白色沙灘,決定去走走。
從吉隆坡橫渡到東海岸的丁加奴,坐車要六個多小時,乘空中巴士,五十五分鐘抵達。
丁加奴市的建築和西海岸的有微妙的不同,樹木茂盛種類各異。
中國人人口只 占十分之一,到細小的唐人街上吃了一碟鴨肉雲吞 面和干 炒米粉後,前往渡假村 Tanjong Jara Resort
一到海邊,啊啊,海水不怎麼碧綠,幾十億年的海洋,經地球暖化和遊客的摧殘,在短短數十年,海已不見底。
好在,再乘船到附近的小島,就能找到像大溪地或馬爾代夫的天堂,但是得住上幾天,小島乘船去甚遠,不是一日游可以享受得到。
早上九點,可以跟酒店大廚到 Dungun市場去買魚,看到什麼,晚上就可以燒給你吃。當地人喜愛的倒不是新鮮魚,他們習慣吃一種用魚漿做成的食物,揑成一條條尺半長的魚餅,然後蒸或炸,點辣椒醬吃。
中午也有燒菜教室,如果你不懂得做馬來咖喱,上一兩堂課就變成專家。
這裡的客人多數來自歐洲,他們一看到太陽如獲至寶,曬得通紅,像塊叉燒。也有不少新婚夫婦,躲在海濱小屋不出門。
馬來人的按摩技巧有一千多年的歷史,受了阿拉伯、印度和中國的影響而成,與泰式古法又不相同,和日本的指壓相異,用的是手肘,力道較強。
按摩最怕的是不痛不癢,摸摸算數,師傅會問你夠不夠力,你如果回覆要強一點,她們照樣那麼輕輕摸你。
我遇到的馬來按摩女郎祇有二十多歲,已有一身本領,先說要大力、中力或小力?當然要大力的,結果得到久未嘗試的享受,你到了馬來西亞,一定要試試。
email: travelcentre@ytlhotels.com.my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8th Jun 2010 | 一般 | (237 Reads)

晚上到老友廖明福的新店「王帝鴨」去,名字有個鴨,當然鴨肉做得最佳,但我們主要的是吃魚。他們有一味新餸是用蒜茸來蒸鯊魚頭,上次試過,大家贊好,這回 又來品嘗。
用的是一尾小鯊魚,去了粗石般的鱗,剩下柔軟的皮,鯊魚頭很尖,團友們吸噬軟膏,剩下一魚骨,像一管西洋笛子,又有趣又好吃。
接着上河魚,什麼丁加蘭、蘇丹魚等,愈吃愈精采,魚痴的倪匡兄說得不錯,當今野生海鮮難求,不如吃肥美的河魚。河魚養殖後不大走味,何況我們吃的都是森林中河流的野生魚。
席中聽友人說還有一種和尼羅河魚一樣的,但不同種,肉比尼羅河魚甜美十倍。另有西刀魚,由海游到河中,變為淡水的,也比海西刀好吃百倍,聽了已口水直流,請廖明福為我留意,下次去再嘗。
邊吃邊問,有好處。試了也許覺得不過如此,但一有意外驚喜,是人生一大收穫;報告給讀者聽,更是我樂意做的事。
當地報社記者已聞風而至,話題離不開吃,但是集中在流感 H1N1,我把那個 1改成 i,讀為希尼,更不覺可怕。
在吉隆坡時香港傳來的消息,已確實有一個個案,人心惶惶,記者問我對希尼的看法。
「能面對過死亡,人生態度已進入安詳階段。沙士期間香港人死得多,我們都經過了,所以沒有什麼值得怕怕的事了。凡事都會過,過了覺得沒什麼大不了,不如現在就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吧。」我笑着說。
在吉隆坡,單獨行動的話,還有一些缺點,那就是市內的的士亂開價。兜了路已寃枉,司機態度惡劣,更是一肚氣。
當今你要去坐車,可找一種藍色的,它由中東集團和馬來西亞人合營,雖然貴一點,可是照咪表 付錢,安心得多。有一位可靠的司機Siow Chai Seng,手提號碼 016 2077 201,出門不妨叫他。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7th Jun 2010 | 一般 | (287 Reads)

在馬來西亞的舞蹈界中,無人不曉的資深舞蹈家,叫 Suasana
她的家在 HuluLangat,離開吉隆坡中心四十五分鐘車程,抵達之後得踱過一條棧道,鐵橋搖搖擺擺,大家不怕反而覺得有趣。
好大的一個花園,種滿各種南洋花卉,形狀又美又古怪,叫不出名字來。更多的是榴槤巨樹,樹下有一位專家,用大刀連砍幾下,就把榴槤肉打開,我們迫不急待地猛吞,一個人最少吃兩三個大的。
庭園環境極幽美,已準備好牛肉和海鮮的沙嗲,還烤了一隻全羊,香味傳來。
主人姍姍來遲,是位中年女士,她帶我們參觀她的私人舞臺及住宅,向 我說:「本來不開放的,有人說你要來,我上網查了你資料,發現你是一個有趣的人物。」
「我也上過網,知道你曾經來香港表 演,可惜沒機會去看。」
好在她沒說即刻跳給我看,馬來舞跳起來時間可長。
「不怕蚊子嗎?」她問:「鄉下地方一定有的。」
「這裡的旅行社服務周到,每人送一包除蟲貼紙,黐在身上也許怕反應,但它是貼在衣服上的。」
「有效嗎?」
「有效,這次沒被咬着,蚊子最喜歡我了,也許是因為我身上的白蘭地酒精度強,我的血型是XO型。」我打趣。
Suasana笑得花枝招展:「果然是一個有趣人物。」
羊已烤好,我們大嚼。想找羊腰,但內臟已被刮除得一乾二淨,祇有吃羊肋骨旁邊的肉,柔軟無比,入口即化。
還有很多水果,但是試過榴槤之後什麼都不想碰了,一說到榴槤,又去找師傅,他為我開了另一個,說:「這是老樹幹包。」
果然又和其它品種不同,團友說單單來這個榴槤園,已值回 票價。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6th Jun 2010 | 一般 | (559 Reads)

臨時組成的大馬之旅,在五月一日出發,抵達吉隆坡後吃一頓娘惹大餐,入住Ritz-Carlton酒店。
從前我們都住東方文華,因為貪圖到雙子星就在隔壁,購物方便。這次我們換了這家,問團友孫先生:「房間還好吧?」
「舒服,」他說:「最好的是走過大堂幾次後,職員已記得我姓什麼。」
「還有。」另一位團友伍小姐說:「我去換馬幣,櫃臺的小姐告訴我酒店的匯率高,不如去街邊的找換店,親切得要命。」
這就是什麼叫服務了,由小地方着眼,總給顧客一個好印象。
其實,在購物方面也不比文華差,走幾步就到最高級的商場 Starhill Gallery,名表行集中,皮具店多,這兩種貨物在馬來西亞是不打稅的。
再走遠一點,就到其它大商場,其中的 Lot10就有我們喜愛的 British India,大家都買了很多衣服。這家店的東西雖然比一般的貴,但勝在設計不會過時,又肯用真正的意大利加工絲綢,水洗也不怕,在天熱時穿,實在清涼。
晚上我們去了茨廠街,大吃「金蓮記」的福建炒 面和各種菜餚十幾道,飽飽回 家。
從酒店窗口 望出,有一大笪地,像從前新加坡的 Car Park,忍不住又跑去宵夜。各類地道的小食,還保留了很傳統的味道,不像新加坡那樣,有其形而無其味了。
翌日一早,放棄酒店的早餐,散步到附近的咖啡店去,吃了肉碎 面、南洋式的雲吞 面和大量血蚶的炒 面,真是從早吃到晚。
團友也不在酒店吃早餐了,帶他們去 Imbi路上的「新峰」肉骨茶,還有十幾道小菜,又跑去對面的大牌檔叫了每桌一大碗西刀魚丸,倪匡兄對此物念念不忘,如果他能同行就好了。
飯後到此行的重頭戲,吃榴槤去也。

 (閱讀全文)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