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蔡瀾 | 31st Oct 2010 | 一般 | (424 Reads)

西 西 西

穿





漿
面拿 面, Amanda
西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30th Oct 2010 | 一般 | (1490 Reads)


客 家 菜
四 十 年 前 客 家 菜 在 飲 食 界 中 占 了 一 個 很 重 要 的 位 置 , 一 共 有 兩 百 多 家 。 如 果 你想 吃 海 鮮 等 貴 的 東 西 , 那 麼 去 廣 東 菜 館 和 潮 州 餐 廳 吧 。 客 家 菜 是 實 惠 的 , 便 宜的 。 三 五 知 己 , 不 必 充 場 面 , 吃 鹽 焗 雞 去 , 花 不 了 多 少 錢 。
曾 經 何 時 , 這 些 客 家 餐 廳 一 間 間 不 見 了 。
「 到 底 是 為 什 麼 ? 」 今 天 有 個 朋 友 問 。
我 回 答 : 「 因 為 都 變 成 了 粵 菜 館 。 」
是 的 , 由 二 百 多 家 縮 成 不 到 二 十 家 , 菜 牌 上 除 了 釀 豆 腐 和 梅 菜 扣 肉 , 都 是 廣 東小 炒 , 學 人 家 賣 起 海 鮮 來 。 我 真 想 大 喊 : 「 客 家 菜 不 只 是 這 幾 種 ! 客 家 菜 非 常好 吃 , 我 們 不 是 每 一 餐 都 要 鮑 參 翅 肚 ! 」
自 從 和 天 水 圍 的 「 客 家 好 廚 」 老 板 結 識 之 後 , 我 們 互 相 研 究 , 回 憶 出 十 幾 道 懷舊 菜 來 , 當 今 成 為 他 們 的 招 牌 宴 席 , 高 朋 滿 座 。 也 樂 見 報 紙 和 雜 志 的 介 紹 , 新開 的 客 家 菜 添 了 幾 間 。
借 這 次 的 電 視 節 目 , 我 探 討 的 香 港 飲 食 文 化 中 , 其 中 一 集 , 專 門 介 紹 客 家 菜。
從 「 客 家 好 廚 」 開 始 , 到 新 派 的 「 客 家 爺 爺 」 , 到 新 界 圍 村 的 盆 菜 。 我 們 由 香港 出 發 , 去 福 建 的 土 樓 尋 根 , 看 看 在 那 里 落 腳 的 客 家 人 , 吃 的 是 什 麼 最 基 本 的客 家 菜 。
跟 我 一 起 去 的 是 老 拍 檔 Amanda S. , 蘇 玉 華 有 新 劇 拍 攝 , 不 能 成 行 , 代 之 的 是黃 宇 詩 , 她 是 老 友 黃 沾 的 女 兒 , 感 到 特 別 親 切 。
還 有 一 位 小 朋 友 , 叫 廖 啟 承 , 十 一 歲 那 年 參 加 我 的 旅 行 團 , 從 未 停 過 , 我 們 去完 日 本 到 歐 洲 , 吃 遍 各 地 的 美 食 , 他 今 年 已 二 十 一 了 , 還 在 英 國 念 經 濟 , 但 立志 畢 業 後 開 餐 廳 , 父 母 也 任 由 他 了 。
廖 啟 承 也 是 客 家 人 , 從 他 父 親 處 學 到 客 家 美 食 的 欣 賞 。 由 他 帶 路 , 我 們 一 行 加上 工 作 人 員 , 浩 浩 盪 盪 , 直 飛 廈 門 , 但 不 是 吃 福 建 菜 , 而 是 到 閩 西 嘗 客 家 菜 去也 。
【 閩 西 之 旅 . 二 】

蔡瀾 | 29th Oct 2010 | 一般 | (656 Reads)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8th Oct 2010 | 一般 | (1054 Reads)

  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7th Oct 2010 | 一般 | (405 Reads)

 張敏儀約查先生和我吃飯,時間上我們都沒有問題。
「十點多了,打電話給倪匡,不知道會不會太遲?」敏儀問。
「還沒睡吧?」查太太說。
電話鈴響,倪匡兄從夢中驚醒,敏儀拚命說對不起。
翌日,去接倪匡兄時,我問:「你通常是幾點鐘上床的?下次給你電話,也不想太晚。」
「有時十二點才 睡。」他說,「昨夜吃過晚餐就上床。」
「敏儀吵醒了你,你有沒有生她的氣?」
「生什麼氣呢?反正我聽了電話,馬上就可以再睡的。吃了就睡,睡了又醒;一切,又打什麼緊?」
「那天黎智英要約你吃午餐,才 中午十一點多,你說你已經吃過了,真的是那麼早就吃嗎?」
「想吃就吃,那才 過癮。一切,又打什麼緊?」他又說。
真羡慕這位老人家,一無所掛,把一切,又打什麼緊當了口頭禪。
「我已經叫秘書把稿費拿了給你,收到了嗎?」我問。
「啊,我才 想告訴你的,收到了,那麼多,太謝謝你了。」
「怎麼會多呢?從前你租我這個地盤寫稿,是幫了我的忙,還給我一半稿費當租金,應該說謝謝的,是我才 對。現在我們一人寫十五天,已不能當是租金了。」
「還是你多收一點吧,」他說:「一切,又打什麼緊?」
我已不再和他爭辯,照拿一半給他。
「不過,」我說:「讀者們有些意見,要我們在一個星期,而不是一個月分開來寫。這樣吧,一個星期前半由我寫,後半由你寫,遇到有連貫性的就多幾篇,反正一人寫一半就是。」
倪匡兄懶洋洋地:「你說什麼就什麼,一切,又打什麼緊?」

 (閱讀全文)

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