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蔡瀾 | 31st Jan 2011 | 一般 | (997 Reads)

躲在家裡看 DVD,最大好處是任何形式的電影都有,主流與非主流,得獎的商業的,美國的外國的,經典的時裝的,看個不亦樂乎。
一部叫《 Romance&Cigarettes》,導演到目前還在爭取美國戲院上演,但是 DVD早已出來,他看了一定感到心痛。
另一部叫《Fay Grim》的間諜片,非常另類,與從前看過同型的電影完全不同。
欣賞這部戲,得先從七年前的《Henry Fool》開始。故事描寫一個落寞作家,認識了一個叫亨利的傢伙。亨利謊話連篇,說自己是一個國際間諜,作家不上他的當,後來才 發現亨利真的被人追殺,幫助他逃亡到外國。
亨利失蹤後七年,一天,美國情報局找到他的妻子,接着就是一連串威迫她去追尋丈夫的事件。過程中,妻子學到間諜們的骯髒手法,以其人之道,還治其人之身。這就是新片《Fay Grim》的情節。
導演 Hay Hartley兼任編劇、監製和作曲,他用了七年前的同一班演員,連當年女主角七歲的兒子也長成到十四歲,去敘述一個家庭主婦變成一個情報人員的故事。
手法流暢,劇情引人入勝,中間也穿插了槍戰和性愛場面,但都不誇張和強調。形容女角的笨手笨腳,近乎黑色幽默。
吸引我看的另一個原因是女主角 Parker Posey,她名不經傳,但演過幾十部電影,永遠沒擔正過,被封為小角色皇后。
Parker有張瘦長的面孔,是種另類的美。懶洋洋地,天塌下來當被蓋的個性,惹人同情。如果問我荷里活女明星之中我喜歡的是誰,我會指她。
演中央情報局人員的 Jeff Goldblum本身也是很另類的人物,主演過多部荷里活大製作,但不計角色大小,只要喜歡的戲就接,不計酬勞。
也祇有這群志同道合,又一直沉浮在商業大海中的藝術家可以拍出那麼一部戲,一部很難在電影院里 看到的戲,謝謝DVD  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30th Jan 2011 | 一般 | (1188 Reads)

亦舒寫過一篇文章,說溫哥華的華人子女個個長得高大,尤其是千金,竟然有三十六吋胸這回 事,令老媽子們嘆為觀止。
是的,食物有關。香港女人多數發育不全,戴個近視眼鏡,一輩子也少見三十六吋,這完全是因為不喝牛奶,不吃芝士之故。
我們的親朋戚友都長得不高,但是子女們一移民美加,都和洋仔洋女看齊,個個身高近於六呎,完全不是遺傳。
也許,垃圾食物也有幫助高大吧。快餐文化下的孩子們發育得健全,但香港也有什麼包什麼雞的呀,你說。不錯,祇是我們沒天天吃罷了。
也不完全是牛奶芝士和快餐,越南女子都不吃這些東西,可是經過中學時見女生下課,每一個都很偉大的,那又怎麼說?
如果加以研究,探討出日常食品里 有什麼與我們不同的,那就可以改進雌性生態了。不過父母溺愛,讓女兒偏食,也沒用。
強迫性的進食最有效,明顯的例子在日本,他們有供食的慣例,學校免費讓同學們吃午餐。知道學童的視力不好,長年下來研究出令眼睛明亮的魚油來,加入食物之中,孩子們不知不覺吃下去,四眼仔就消失。
或者供食內也有令胸部發達的吧?近年來巨乳日本少女出現的不少。
食物改造了體格,但幫助不了教養。在美加高大的少女們,說的都是討厭的美國腔,每一句話的最後一個音一定提高些,逗點句點都變成了問號,那是女侍應的對白呀!
美國腔不也是英語嗎?不不不,是Yankee語,大兵語。真正的美國語,是東部人說的,完全純正,也沒有倫敦人說得那麼老土。舉個例子,格麗絲凱莉、奧特莉夏萍等人說的,就是東部美語,好聽得不得了。
友人有子女要留學,我都勸他們送去英國或美國東部。加州 或溫哥華的,一開口就低俗,身材再好,言語無味,也祇能一次性,即用即棄。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9th Jan 2011 | 一般 | (1060 Reads)

回 來,還是覺得香港好玩。
我在新加坡有間公寓,也許可以到那裡終老,但是到時沒收入的話,新加坡的物價並不比香港低多少,衣食住行是一大筆費用,剩下的老本不知夠不夠花。
還是馬來西亞便宜,當今在市中心最旺的雙子星附近的高級公寓,賣三、四百萬港幣,已有兩千多呎,九龍城也不止這個價錢。不做事,在那裡會無憂無慮的。
閒 時往東海岸走,還有很多未被發掘的潔白沙灘。再去找小島的話,有一個當過《南太平洋》外景地的,也是人間天堂。在那裡潛水射魚,絕不感到罪過,反正牠們只 等老死。
再遠一點到相鄰的泰國、越南、寮國去玩,到時動亂中的緬甸也將恢復民權吧?都是旅遊勝地,住得好食得好,最重要的是都物有所值,花費不多,把去一趟歐洲的錢在那些地方用,至少可以旅行一個月。
但是,有什麼地方比香港更刺激?交通燈也轉得比人家快,但亦可隱於市,晚上不亂去無謂的應酬就是。
說香港好,其空氣並不佳,但對我們這些吸慣城市大氣的人來說,並不知道污染指數是怎麼一回 事。而且,香港男人,還是全世界最長壽的呀。
住的環境雖不舒暢,但容易打掃,加上外籍家政助理有好幾十萬人,那是住在歐美或日本等先進國家的人享受不到的。
最主要的是香港為一個包容性很強的地方,只要麵皮厚就能成為名人。不做名人,也可以聽到其它名人的笑話。藐嘴的女人幽魂不散,推銷惡法不成後又能出來競選,更有一群小丑支持她,你說不是笑話是什麼?
在這個充滿醜聞的都市中,我們得到無限的娛樂,只要一天不死,就有笑話看。是的,還是香港好。 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8th Jan 2011 | 一般 | (1058 Reads)

星馬之行,四天三夜,一團四十人。先乘國泰機到新加坡,入住由老郵政局大廈改建的Fullerton酒店,非常舒服。
晚上到「發記」潮州 菜吃烤光皮乳豬。三種魚:三刀魚生、蒸蘇丹魚和蒸鯧魚。眾人嘗到李老闆做的正宗潮州 鯧魚的古老蒸法,無不贊好。我不喜魚翅,但團友愛吃,也每人加了一大碗。
飯後載各位去牙籠吃榴槤,當今已是季尾,但因為新加坡價錢可以抬高,都運來,什麼品種都齊全。嗜榴槤者大樂,不喜歡的回 酒店睡大覺。
第二天一早乘車經過長堤,到達新山柔佛。當地以產螃蟹見稱,有家專賣蟹的餐廳,四種不同的做法,另加各類魚蝦及蔬菜,吃了都喝采。
直奔馬六甲,傍晚時份進城,夕陽下的古城特別漂亮,好像生活在四五十年代中。在一家叫Puri的精品酒店下榻,由豪門巨宅改建,古色古香。留下最深的印象,是酒店里 有一偏廳,燕子飛來築滿巢,雖然並非製造燕窩的種類,但是氣氛和藹安詳。
晚上在酒店對面的餐廳吃娘惹菜,馬來盞炒通菜的「馬來風光」,大家吃完一碟又添一碟。飯後到小鎮大街逛夜市,看到會館中一大群女人學跳查查查,真是時光倒流五十年。
翌日在酒店吃馬來椰漿飯或外出吃面,中午用馬六甲式雞飯,飯是揑成乒乓球 般的小團,較為特別,馬來雞雖瘦但很有肉味。
兩小時車程,到吉隆坡,入住東方文華,就在雙子星隔壁,團友已趕不及,要我帶他們去買British India的衣服,大包小包,購個不亦樂乎。
晚上在我相熟的海鮮館吃,二十道菜。大家在罵我過份時,我又笑着說:「沒浪費,吃不完司機吃、餐廳的同事吃,再吃不完,蟲蟲蟻蟻吃,一點也沒浪費。」
第四日再大擦一頓印度餐。到了候機樓,還來一碟炒麵,絕不浪費。

 (閱讀全文)

蔡瀾 | 27th Jan 2011 | 一般 | (1048 Reads)

來到新加坡,打電話給好友高木。
高木的父親是 Pokka創始人之一,在日本的飛驒地區有一家釀酒廠,高木身為長子,本來應該承繼父業,但他想做自己的事。
先被 Pokka派來打天下,在星洲開廠,生產罐頭咖啡。有了成績,他跑到香港主掌公司業務。對賣罐頭也沒多大興趣,較喜歡開餐廳,就創立了Pokka Cafe,成績有目共睹。
父親去世後,他辭去公司職位,拿了一筆錢,到新加坡來收購了好幾家日本餐廳。最喜歡的,一家炸豬扒,名叫「Tomton」。
高木一向 對炸豬扒甚有研究,他在香港創立的「 Ton吉」,至今還是最好的。新加坡的這一家,沒有中文名字,我來了,他要我取。Ton的漢字寫為豚,中國的豬字在日文中指的是野豬,家畜才 叫豚。既然英文名Tomton,就代他叫為「豚豚」。
裝修得很花功夫,把日本鄉下的兩間舊宅買了下來,拆掉柱樑,用船運到新加坡,當為裝設。食物的水準才 是最重要,高木要求很高,炸出來的豬扒外面爽脆,裡面肉汁飽滿,比日本一般的豬扒店還要講究。
日本黑豚,大家以為是日本土生,其實是三百年前英國溫莎皇室給日本的貢物,原為Berkshine種,最為美味,「豚豚」用的就是這種黑豚肉。
除了炸,還有一半烤一半 Shabu-Shabu的,鐵鍋的上面加多一片鐵,客人可以夾黑豚來涮,或者放在鐵片上烤,兩吃。
菜牌上沒有的是「海之寶石箱」,高木用一個木盒,鋪上薄薄一層 Toro碎肉,再將魚子醬、牛油果、奶油、青 、海藻和海苔像畫畫一樣一條條夾在 Toro中間,樣子漂亮,吃不飽,是送酒的好菜。只 介紹給熟客,吃了傳出口碑,生意滔滔,你到了新加坡,想吃日本菜的話,不可錯過。
地址: Central, 6Eu Tong Sen Street,Singapore.
電話: 6327-7887  

 (閱讀全文)

Next